新闻宝盒网 > 游戏娱乐 >

投笔从戎 视死如归——记湘乡三烈女

时间:2019-11-08 23:26 来源:未知  手机版

雷刘易斯,uniqulo,江苏省海门中学

1931年9月18日,日本帝国主义发动“九·一八事变”,侵占我东三省,并向华北进犯。1937年7月7日,发动“卢沟桥事变”,向我驻军大举进攻,扬言“三个月灭亡中国”。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!”中国军民奋起反抗,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。在抗战中,全国各地涌现出许多视死如归,气吞山河的英雄。东北“八女投江”的壮烈义举,曾激起全国人民的同仇敌忾;湘乡的女共产党员谭熙云及其战友彭馨临、陈定亚三位抗日女战士,在广西宾阳前线身陷重围,宁死不降,率相自缢于山谷以示反抗而英勇殉国,被香港《大公报》誉为“中华巾帼英伟”。“三女自缢”与“八女投江”一南一北,互相辉映,共昭日月,震撼世界,光照千秋! 投笔从戎 杀敌报国 谭熙云,别号西文,1919年生于湘乡县同风乡横铺邓山塘(现属梅桥镇)。4岁时,父亲谭旺春死于军中,由母亲抚养成人。7岁入小学,14岁入湘潭县青山桥职业学校就读。1935年16岁时,考入湘乡县立女子简易乡村师范学校学习。当时,全国各地抗日救亡运动持续不断。1937年“卢沟桥事变”后,湘乡人民抗日热情空前高涨。8~12月,各种抗日救亡团体,如湖南人民抗敌后援会湘乡县分会、湘乡学生战时后方服务团、湘乡妇女抗日慰劳队及城关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相继建立。时湘中(即今湘乡一中)腾出校舍,作为部队六十后方医院院址,以供收治前线伤兵,400多名学生搬至东山高等小学堂继续上课;女师(湘乡师范前身,设昭忠祠原东皋书院)开办短训班,训练护理人员,为六十后方医院护理伤员。谭熙云从短训班毕业后,组织同学为住院的伤员做饭、换药、浣洗、补缀。她们夜以继日,不辞辛劳。1938年11月13日长沙“文夕”大火后,女师暂时停办,谭熙云为实现“杀敌报国”的夙愿,遂投二十五军二十五师政治部。是时,日军已攻陷临湘、岳阳等地,打开了湖南的北大门。她随部队开赴通城、岳阳、临湘等抗敌前线,执行政治宣传鼓动任务,餐风露宿,两足重茧,不以为苦。旧历年底请假回家探亲,适逢女师通告于春节后复课,乃遵母命复学。在校仍大力宣传抗日,课余时积极从事抗日救亡运动,深受该校女老师陈德明(中共党员,后为中共湘乡县工委委员)器重,并受其熏陶培养,介绍谭熙云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。自此谭熙云随时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工作更加主动积极。1939年上期师范毕业后,更是全身心地投入抗日救亡运动。9月中旬,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后,不断有伤兵、难民涌入湘乡。谭熙云与湘乡妇女会会长谢瑞祺等,倡议组织妇女工作队,开展捐款、征募棉衣、鞋子等,慰劳前方战士,动员全县6万多名妇女投入抗日支前活动,取得显著成绩。11月,中共党员王礼中、毛特夫等,组织40多名地下党员、进步教师和青年学生,成立湘乡县抗敌后援会战时工作团,谭熙云参加战时工作团任干事。她整日与团员一道,服务伤兵医院、难民收容所;她把伤兵当兄弟,视难民为亲人,主动热情扶危帮困;给伤兵、难民教唱救亡歌曲、识字、读报;除白天整日工作外,晚上还要编辑壁报、缮写标语、代伤兵写信,经常通宵达旦。同月年11月,经中共党组织同意,考入七十六师政治部,随军开赴广东曲江,在部队从事政训员工作。1940年初移军广西。她在桂林寄给家里的信中说:“此次随军工作数日,行数百里,又由曲江至桂林,生活虽苦,然工作极乐,不日将开赴前线杀敌,决不计生死……”表现了坚强的抗敌意志和舍身报国的决心。 彭馨临,字耳顺,系彭兰舟长女,1922年9月9日生于湘乡县城夏梓桥(现属望春门办事处),湘乡县立第一女子学校职业部毕业。在校敏而好学,成绩优异。“七·七事变”后,痛愤之余,顿失常态,毅然舍弃求学机会,走出闺阁,投入社会,全身心从事抗日宣传、募捐等抗日救亡运动,以致辍学。1939年暑假,她以《最后的一篇》为题,撰写1000多字的长文,慷慨激昂,抒怀言志,内谓“不除倭寇,何以为生!”读者,莫不为之感动。11月,与谭熙云等同时考入七十六师政治部。临行前写信给某同学,嘱咐不要将投军之事告诉她老师和亲友,免得大家为她辍学而惋惜,同时委托她照料父母,经常安慰、问候。行军到柳州时,寄回家信,内谓:“不杀败倭寇,誓不归乡。” 陈定亚,乳名娴娥,字传珩,系陈贻鉴之女。1917年(本文作者注:有文说定亚生于1918年,此处按烈士之弟陈传玲先生1990年1月15日给丁华钜老师之函提供的诞生时间)农历十月初二(11月5日)生于景庆乡东岸坪潘家大屋(现属东山办事处)。童时聪敏过人,读书时过目成诵,考试时,常居冠军。祖父陈清书,出身秀才,夏夜乘凉时随口出一上联:“薰风消夏燠”求对。在场的人一时都答不出来,定亚从容以对:“连雨带秋寒”。可见其文思之敏捷。祖父听后喜不自胜,连声说:“高,高,高!”片刻后又说:“可惜你不是个伢子!”定亚听后即答:“伢子妹子不一样的?”祖父的一声叹息,却更坚定了她巾帼胜须眉的雄心壮志。1931年“九·一八事变”后,她痛感山河破碎,国无宁日,亚洲板荡,遂改名“定亚”,意欲平定亚洲,扫除战患,实现和平。1937年“卢沟桥事变”后,多次请求父母批准辍学从军,为国杀敌。后因父母坚决反对未成。时逢长沙衡粹女子中学迁来湘乡东岸坪九亩垅,定亚乃就近入学。不久,因家庭经济困难辍学,转入收费低廉的县立女子师范学校(本文作者注:有文载入一女校就读。但1940年11月24日和1948年11月8日《湘乡民报》均载入女师读书),1938年毕业。后在本地教小学一期。当家人与她谈及择婿婚配时,她慨然说:“现在‘国’都快亡了,还谈什么‘家’!”1939年11月,与谭熙云、彭馨临一道考入七十六师政治部,随军赴广东前线。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1939年9月,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。日本帝国主义急于解决中国问题,于是,侵华日军对国民党正面战场不断施加军事压力,双方进行了多场会战。在华南,日寇为占领南宁,切断中国广西与越南的国际交通线,于1939年11月15、16日两天,派第五师团及驻台湾旅团,在海军舰队掩护下,在钦州湾登陆。时中国守军毫无准备,日军长驱直入,很快攻陷防城、钦县,并沿钦邕公路北犯。蒋介石急令第5、99、36军向南宁集中抵抗。谭、彭、陈三人也随部队急行军赶往南宁以北的宾阳县。但我国军队尚未赶到,南宁即于11月24日沦陷。中国军队决心反攻,收复南宁。12月18日反攻开始,经激战,攻克昆仑关,1940年“1月4日进攻九塘,敌第五师溃不成军”(何应钦《八年抗战之经过》第74页),中国守军乘胜前进,直逼南宁。谭、彭、陈三人随部队到达宾阳后,从事宣传鼓动工作。一日,奉政工处派遣,携带宣传画报资料,同赴乡村书写宣传标语,动员群众坚壁清野,准备反攻。此时,宾阳四周,飞机轰鸣,炮声隆隆,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。三人心情激愤,互诉衷肠,互表决心,互相鼓励,誓在收复南宁的战斗中杀敌立功。2月1日,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发动反攻,直指宾阳、武鸣。七十六师在宾阳布阵阻击,弹尽援绝后,作快速战略转移。三人因此与部队失去联系。当地老百姓劝她们化装逃跑、躲藏,谭熙云等坚定地回答:“死生是小事,没有命令,坚决不走”。2月2日(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),日军攻陷宾阳,四处搜索、抢劫、抓人、强奸妇女。敌军骤至,三人身陷重围,一致表示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宁可牺牲,绝不受辱。乃共同走入幽谷,齐整衣冠,仰望祖国蓝天,俯视宾阳大地,远眺北方,遥望家乡,挥手与祖国、与乡亲作最后告别,齐声朗诵文天祥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悲壮诗句,率相自缢于大树下。时谭烈士21岁,彭烈士18岁,陈烈士23岁。三烈士以身殉国不久,抗日后续部队赶到,乃转移攻势,3日克甘棠、古辣,4日克永淳,并侧击宾阳之敌,截断日军后路。从 9日起日军南撤,当地群众回家后,不约而同去山谷为烈士殓尸掩埋,见者莫不为之悲愤流涕。 祭奠英灵 寄托哀思 三烈女英勇殉国的事迹,很快在宾阳及桂林传开。1940年3月17日下午4时30分,《中央社桂林专电》报道三烈女英勇就义的经过;广西《桂林日报》、昆明《扫荡报》随之作了专门报道;3月20日,香港《大公报》第一版在《中华儿女之光》的通栏标题下,作了评述性报道,盛赞三烈女为“中华巾帼英伟”。4月,消息传到湘乡,《湘乡民报》、《青年日报》等连续作了专题报道。 三烈女的爱国义举,极大地激励湘乡人民,纷纷表示,要继承先烈遗志,赶走日寇,光复山河,以慰烈士在天之灵。县政当局及各抗日社团发起,组建筹备委员会,准备隆重追悼。 1940年11月24日,各界300多人,在昭忠祠(现市人民政府所在地)隆重集会,追悼三位英烈。谭烈士之胞兄谭俭侯,彭烈士之堂兄彭问梅,陈烈士之胞弟陈伟昆应邀参加追悼会,并分别在会上致辞答谢。 会场一门横幅:浩气长存。旁联:东山雾黯,涟水风寒。二门横幅:怆怀忠烈。三门横幅:痛念国殇。旁联:挥泪吊国殇,烈女一编,三贤称最;招魂归楚些,英灵千载,万众同钦。 灵场里还挂满各界人士送的挽联。其中追悼大会的挽联为: 深闺未字,易髻从戎,几千里结伴南行,看满地黄尘,明月三更三瘦影; 强寇骤临,危城已陷,七六师绝援西去,叹空山匹练,斜阳一缕一消魂。 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的挽联: 千里赴戎机,几见雄关出巾帼; 重围完亮节,长留正气塞苍冥。 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的挽联: 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,女界有英雄,湘水能增漓水色; 甘役于兵,甘罹于难,宾阳留壮烈,活人奚及死人香。 大会宣读湘乡各界祭文: 呜呼烈士,人之生死,孰厚孰荣。其与万物同生灭,随流俗而浮沉者,物质之外形,其震今烁古,充塞苍冥,历万世而不磨者,厥为浩气之长存,稽诸简册,昭若晨星!猗与烈士!兰心蕙质,女界奇英,觇国难之方亟,痛夷虏之侵凌,投笔从戎,木兰之壮志可式,易钗而弁,良玉之芳镯堪钦,宾州被兽蹄之蹂躏,漓水怅妖雾之浑沦,惟决心而取义,故慷慨以成仁,风云为之黯淡,山川为之改容。常山之舌,睢阳之齿,与忠贞之浩气,貌日月而长明,第楼兰之东斩,与遗愤兮难平。嗟嗟后死,责任匪轻!唯一心而一德,集众志以成城,更再接而再厉,务驱豕而屠鲤,抗战之胜算可必,建国之伟业允成。迩者,建宁城畔,扫荡膻腥,群仲追念,遥慰灵英,纪勋诔德,勒碑镌铭,宾朋莅止,亲族者群临,荐菊英兮梅蕊,冀耒格而来歆! 大会主席报告略谓:三烈女不惜妙龄弱质投笔从戎,参与政治工作,不幸于本年春间,在宾阳一役,身陷重围,誓不屈辱,遂相继自缢山谷。此种为国为民族牺牲之伟大精神,及其高风亮节,是值吾人同申追念。尚望各同志同胞,乘此精神,继续努力,剪灭倭寇,洗雪国耻,以慰三烈女在天之灵! 是日,《湘乡民报》发表《悼谭彭陈三烈士》社评,全文如下: 为争取民族生存,保持人间正气,而赴汤蹈火,慷慨捐躯者,是曰成仁,是曰取义,取义成仁,足与日月争光,天地比寿,虽死亦何恨,虽死亦足荣,谭彭陈三烈士之死。可贵也已。 自抗战军兴,忠勇爱国之士,取义成仁者,数逾百万,是皆我伟大民族精神之发扬,亦即我大中华民国能屹立于世界之特征。惟数逾百万之烈士,女同胞中,寥寥有几?是谭陈彭烈士之死,尤可贵也。 方今妖气未尽,膻腥待扫,是乃后死者之责,三烈士瞑目以待。呜呼!年青有为之三烈士死矣,自不禁为三烈士悼,而三烈士之精神,与中华民国万世以长存,又不禁为三烈士幸,三烈士之死,亦不死矣。闻三烈士之风者,可以兴矣! 对三烈女之死,各界人士纷纷撰文作诗以悼念。现录诗人刘人俊《挽三烈女》七言古风一首于下: 抛针投笔去操刀,杀敌沙场胆气豪。 万丈烽烟从地起,一时忠义与天高。 闻道宾阳就义时,宣传画报手犹持。 明知倭寇离城近,欲抗强权有剑知。 孤城可陷心难陷,誓与人民共忧患。 血花自比粉花香,留得香风满溪沟。 此心比血足千秋,照澈山河百二州。 他日救亡民族史,芳名先为名人留。 去时未作归时想,为国为家心惘惘。 此身虽是女儿身,不愿虚生在草莽。 三人合并一条心,去斩扶桑恨不禁。 只恐当时临难处,而今个个作哀吟。 人生自古有一死,泰山鸿毛惟所止。 马革裹尸女英雄,愧煞人间伟男子。 建亭刻碑 万世流芳 为了使烈士的英雄业绩能流芳百世,教育后代热爱祖国,在抵抗强敌入侵时,敢于抛头颅,洒热血,前赴后继,永不屈服,湘乡社会各界踊跃捐资,在中正公园(现消防队址)内建三烈女纪念亭。亭内竖“三烈女纪念碑”。邑人颜昌峣撰文作传,全文如下: 古之烈女殉夫难者多矣,而御侮殉国者史不数见。自倭夷入寇,复谋我家邦,芟夷我族类,三载以还,国中忠义之士,冒万死不顾一生,与敌虏周旋效命疆场者固不胜数。吾邑女子从军数千里外,见危受命者,又得三人焉。曰: 谭熙云,字西文,年二十一岁,县立女子师范毕业,父旺春,早卒。同风乡人。 陈传珩,字定亚,年十九岁,肄业于县立女子师范,父贻鉴。景庆乡人(本文作者注:应为23岁)。 彭馨临,年十八岁,县立第一女子学校卒业,父兰舟。夏梓桥人。 三女于民国二十八年投军任政训员。翌年二月,随军赴广西宾阳,出入锋镝,不稍畏避。会敌猝至,身陷围中,度不得脱,相率自缢于幽谷间。视死如归,呜呼伟矣!三女学足为人师,志存乎卫国,临难不苟,昭昭然与日月争光。谓之曰烈,谁为不宜!乡人招魂追悼,入祀忠烈祠,复集金建亭,伐石树碑,永垂芳名,传之无穷,且以告后之作史者。 可惜纪念亭与纪念碑均毁。 (作者单位:湘乡市经济局)

[责编:朱晓华]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kingbox18.com/youxiyule/1184793.html

本文标签:湘乡 宾阳 烈士 烈女 抗日

相关文章
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